“鎳都”甘肅金昌三代人的家風:“踏實干”

福建体育彩票走势图 www.plxub.com 2020-01-10

  開年之際,家住甘肅省金昌市的金川公司退休勞模樂邦才一家三代團聚。翻開舊照片,憧憬新生活,樂邦才諄諄告誡兒孫三個字:踏實干。

  1971年???0歲的復轉軍人樂邦才坐了4天3夜悶罐車,從遼寧省營口市抵達甘肅河西走廊。在一片敲鑼打鼓聲中,他與200多人踏入一望無際的戈壁灘,來到金川鎳礦。

  今年76歲的樂邦才至今仍清晰地記得第一天踏上戈壁灘時的情狀?!懊揮惺?,都是土路?!輩慷詠痰莢繃儺星岸V觶骸暗轎鞅笨隙ㄊ強?,但過去了要踏實干?!?/p>

  當時正是金川艱苦創業時期。1958年,地質工作者發現金川硫化銅鎳礦。金川鎳礦的建成投產,使中國甩掉了“貧鎳”的帽子。

  到西北去,到金川去——這是當時流行的口號。建設隊伍從四面八方匯聚到戈壁灘上??笊較亂歡卻釔鵂腹锍さ摹罷逝窠幀?,建設者們稱之為“幸福街”“長安路”。到1960年末,礦區工地的建設者已達12000多人。1964年,礦區生產出第一批電解鎳22.43噸。

  當時采礦基本靠人工操作,安全帽是柳條編的,如果鉛筆從30米溜井直落下來,可以穿透安全帽。樂邦才有很多理由抱怨甚至離開,但他心存一個信念留下了:“沒什么克服不了的!”

  1981年,國務院同意甘肅省設立金昌市。金昌緣礦興企、因企設市。這一舉措有力促進了鎳基地建設。4年后,20歲的樂國彪從重慶落戶來到金昌。在那里,他見證了金川新時期的發展。

  1985年,金川產鎳2萬噸,實現了“三年三大步”的目標。廠區一片火熱景象,職工人數達27700多人。樂國彪通過文化課考試,被分到冶煉廠。

  “爸爸話少,身教勝于言傳。我們就看他行動?!崩止胨?。在他的印象里,樂邦才“下班回家棉襖總是濕的,全是汗,走路挺疲憊的,晚飯后倒在床上就能聽到呼嚕聲”。但樂邦才不曾叫苦叫累。攻堅時期,他曾三天三夜住在井下。

  “就踏踏實實干?!閉饈搶職畈啪9以謐轂叩幕?,也成了樂家家訓。

  1993年,樂國彪當上工段長,管理80多名工人。1995年,他被評為金昌市勞模。樂國彪前后也遇到過嫌累嫌臟的工友。他的辦法和樂邦才如出一轍:踏實干,做給大家看。

  當時火法冶煉,反射爐上嗆得很,粉塵彌漫。樂國彪的女兒樂曉玲回憶,小時候跟爸爸到車間班組休息室寫作業,都不敢出休息室的門,只要出去轉一圈回來,臉都是黑的?!鞍職炙?,雖然累,但是能靠自己掙錢養活這個家,就很滿足了?!崩窒崴?。

  “這是我們家一貫的家庭教育?!崩窒崴?,“干一行愛一行,踏踏實實就行,別撿了芝麻丟了西瓜,到最后什么也干不好?!?/p>

  進入21世紀,金川集團調整資源結構,進軍海外紅土礦市場,同時延伸產業鏈,深入有色金屬新材料領域。

  “穩步前行”,“鎳都”如此,樂家三代也是如此。2010年,樂曉玲從湖北一所高校畢業,選擇了回家。

  10年里,樂曉玲在金川集團下屬一家負責新材料開發與銷售的公司工作。電池材料、二次資源再生利用……這家公司探索著金川資源利用的更多可能性。

  半個世紀以來,從采礦、冶煉,再到產業轉型升級,樂家三代也在不同時期參與集團主營業務。

  大半年前,樂曉玲從化驗員轉崗為安全員?!霸疵刻轂Vな葑既?,現在要保證整個車間安全?!彼芯跫縞系腦鶉沃亓?。壓力之下,她一直記得爺爺和父親的教導:“在一個崗位上踏踏實實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”。

  如今,樂曉玲已經結婚多年。她的丈夫同樣在金川集團工作。她告訴記者,兩家人初次見面時互相都很放心?!敖鶇ㄈ碩際欠淺Lな檔??!彼ψ潘?。

  半個世紀過去,戈壁荒原起新城,樂邦才一家三代生活也有了巨大變化。樂曉玲說,多做少說踏實干,這是這座城市的氣質,也是一家人的品質,這股子精氣神得一直傳承下去。